《阿华正传》
“华艺表演艺术中心”有一群话剧人,怀着对话剧艺术的无比热情,肩负着对繁荣湾区文化、艺术生
活的信念,不计名利、无怨无悔的付出、奉献,李伟华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李伟华,大家习惯叫他阿华。他做装修做了大半辈子,2009年很偶然,他被朋友推荐给“华艺表演
艺术中心”,为音乐话剧《我与春天有个约会》做舞台布景,做得很好,受到了夸奖,不知是因为
成就感使然,还是天生就有对舞台眷恋的基因,阿华一下子迷上了这一行当。现在,在湾区所有的
话剧团体、甚至舞蹈团体,提起阿华的布景道具,不能说大名鼎鼎,也算是首屈一指了。
一台新戏的创意初始,导演们还在运筹帷幄的阶段,就把请阿华来做舞台的布景和道具先定下来,
有了阿华所做的布景和道具,整台戏就有了三成胜算,这是让导演们最为放心的事情。
做舞台布景道具,阿华总是不二人选,不仅仅因为他经验丰富,手巧;也不仅仅因为他一贯的埋头
苦干、肯吃苦;最重要的是因为他具备现代人很少具备的无私奉献的精神。
阿华手巧,又肯动脑筋。做布景的辛苦不必说,更主要的是设计,每台戏的布景,都是按导演口述
的要求去设想,设想的要有可操作性,还要结合舞台条件和安全等问题,阿华白天要做装修,就利
用晚上到电脑上找大量的参考资料,经常边吃饭边画草图边修改,脑子里整天转的都是设计图,说
他废寝忘食,迷恋制作布景、道具这一行,一点也不夸张,所以阿华作出的布景,也包括道具,大
到楼台、亭阁,四合院,小到八仙桌、江南竹椅,甚至精致致的宫灯、笔筒、旱烟袋,无一不形象
逼真、惟妙惟肖。
阿华做布景,一贯的埋头苦干、真的很辛苦,做布景都是利用晚上时间。白天要养家糊口做装修,
已经够累了,下了工,随便弄点吃的,就要急急忙忙开车赶到布景制作地点(有时还是绕道),一
忙就是四、五个小时,直到深夜,搬料、计算、下料、搭、钉、挪都是他一个人埋头苦干(有时也
会有人,如安笛,来帮他做,但那不是经常啊),为排遣寂寞,弄来一个老旧的录音机、一张碟,
几位80年代的红歌星不厌其烦的为他唱来唱去。
华艺表演艺术中心没有固定的布景制作地点,一换地点,做好的布景需要拆了、装车,再运到新地
点、卸车、再重新组装,工作量及强度之大,可能只有阿华自己知道,难能可贵的是阿华从无怨
言。
还有演出时装台、卸台,那种辛苦谁都知道,需要起大早装车,戏演完了,别人都可以休息,阿华
不能,他还有一系列的力气活等着他呢 ———— 他永远是第一个先到、最后一个离开的人。
阿华的无私奉献精神令人钦佩,他做人讲信用,对接下的工作,无论困难多大,自己咬牙一肩担,
就是通宵达旦,也要把工赶出来,从来没有误过一次演出。做布景,劳神费力不算,更重要的是耽
误赚钱,耽误赚很多钱啊!在当今的时代,什么能比赚钱还重要?他那些做装修的同行们毫不客气
的嘲笑他是傻瓜,都问他:“你图什么呀?”
每场戏的成功演出,都包含着阿华的心血和汗水,花多少心血,流多少汗水,恐怕除了他自己,没
人能具体知道,但每位导演们都非常高看阿华一眼,前台风光的演员们,都非常尊重阿华,他们都
理解和感谢阿华的幕后辛苦,可能这些在阿华看来,就足矣了。
阿华还真的天生就有对舞台眷恋的基因,与舞台真有缘分,2011年也是一个偶然的机遇,他在《一
碗汤面》中扮演了一个角色,很有些味道,后来在《搬迁》中扮演“关磊”一角,戏份增加了,演技
也一再受到卢晓燕导演和刘镓炜导演的高度肯定,说他是专业演员所不具备的原生态的表演。2014
《武林外传》中扮演陆一鸣,非常认真,上电脑学说的陕西话,已经很地道了,表演也更放松、自
如了。
阿华没有很高的学历,读书也不多,但难能可贵的是在他身上没有一般产业工人粗糙、鄙俗的陋
习,他与人相处宽厚、谦和、非常有教养;很有些出淤泥而不染,正是这样一种天生的素质,造就
了他即是个能工巧匠、又是个不错的演员,同时还是一个很好的人。

由女萝供稿